http://www.ynttk.com

他江阴县令被上司逼迫违心判案内心深深愧疚选

  此事很快被告之于当时刚上任的江阴知县杜诗礼,其随即派出衙役捉拿凶手。郑墨林虽被捉拿,但因有功名在身,杜诗礼并没有对其轻举妄动。最终在孩子的父母和当地百姓的作证下,郑墨林和仆人承认自己有责任。郑和仆人一致认为真正的凶手是哪个当地的疯癫之人,但知县对其只能监押,别无办法。最后,郑墨林愿意出三千两银子,两个被压死的孩子各分一千五百两,希望对方能原谅。女童一方父母认为一千五百两银子,可以原谅郑墨林,毕竟直接责任不在他。但男方父母死活不同意,必须要五千两方能原谅。事情越闹越大,常州知府有泰不得不为小舅子求情,他当然先找了知县杜诗礼。

  有泰先是派了家中的亲信仆人,到了江阴县找了杜诗礼,仆人把知府的意思传达了。主要是让知县看在知府的面子上,从中调和男童父母,让其少要些银子,并送了一百两银子给杜诗礼,但杜没有收,只答应从中调和。然而,不论知县说破了嘴皮子,男童父母一点口也不松,五千两银子一纹不能少。知府认为杜诗礼没有尽力,于是以公务的名义把他叫到常州府,以其仕途升迁相威胁。初到官场的杜诗礼不懂官场规则,生怕自己到此结束了仕途生涯。他急忙向知府保证一定可以调节好此事。就在第二天,杜诗礼升堂,和师爷事先商量好,以各种理由来拒绝男童父母五千两银子的赔偿。首先,他告之导致此案发生的是那个疯癫之人,其次仆人没有及时制止住受惊的骡马,最后,郑墨林在车棚中并不知外面的事情。所以认为郑墨林对此事并没有直接责任,能出三千两银子赔偿已经可以了。此案就这样了了。

  但过了几天后,当郑墨林与师爷再次聊起此事,总觉两名孩童之死,就这样草草了事,太过内疚。就在此时,越说越内疚的郑墨林突然拔出挂在墙上的剑自刎。幸亏师爷和旁边的衙役及时制止。但已经造成不轻的伤势,后经大夫治疗方无大碍。

  知县因判案不惜自刎,此事在一省传开,惊动了江苏巡抚和两江总督。他们令按察使彻查此事,后来真相大白。知府有泰以仕途升迁相威胁,逼迫知县袒护自己的小舅子。最终,郑墨林因间接造成孩童死亡被判各赔两家白银五千两,杖四十,而知府有泰被降一级,罚六个月的俸。然而,因为有泰在过往的考核中被吏部加二级记录过七次。清朝规定:记录四次可抵一次降级,记录一次可抵罚俸六个月。所以,有泰在这次案件中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只是把自己的七次记录用掉了五次而已。朝廷有权贵袒着护这位满洲官员,后来有泰被调往京师神机营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