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ynttk.com

美国创客教育标杆轰然倒塌裁掉所有员工席卷全

  据科技网站TechCrunch报道,Maker Media已遣散全部员工,停止一切业务。

  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公司,坐拥第一创客杂志《MAKE:》,每年在全球十多个国家举办数百场活动,吸引百万人参加。

  今年,微软和Autodesk两大金主也不再继续赞助他们的旗舰活动,风险投资机构也对其失去了兴趣。

  其创始人兼CEO戴尔·多尔蒂(Dale Dougherty)证实了这一消息,说:

  从15年前开始,这个事业一直都不容易。杂志一直赚不了大钱,只能勉强维持运作……办活动也难,大企业赞助很难拉来。

  2015年,他在接受采访时还定下了“小目标”:活动仅有100万个参与者还不够,自己正在思考怎么达到1亿人。

  但现在,一切都难以为继。最让人觉得遗憾的是,Maker Media依旧受到公众欢迎。TechCrunch在报道中给出了一些数据:

  甚至在它倒下之后,还有一批人为其奔走呼号,筹集资金,让其能够一直运营下去。

  其中不乏业内大佬,比如Oculus的联合创始人Palmer Luckey,在Twitter上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:有兴趣为Maker Media提供资金。

  深得民心,却没能跑通商业模式。有情怀,有影响力,一度改变世界,但现实终究残酷。

  公司倒下,其实早有征兆。2016年,TechCrunch就曾报道Maker Media裁员20%。那时,公司创立10年,年营收达1000万美元。

  裁员主要围绕着Maker Media媒体资产展开,主要原因在于,市场对创客在线资源的争夺日趋激烈,而Maker Media本身管理效率并不高,发展速度放缓。

  官方的回应是,公司在简化自身业务,以更好地专注于增长领域的发展,包括数字、视频、社交和Maker Faire活动等。

  但是,作为一家商业公司,他们做得并不成功。多尔蒂也承认,他们成功地传播了理念,比如在教育领域,这更像是非营利机构做的事。

  在2013年和2015年,Maker Faire曾获得了两轮投资,融资总额为1000万美元。之后,Maker Faire再也没有得到过风险投资。

  有人分析,靠DIY爱好者赚钱太难,大型活动很烧钱但很难拉来高额的赞助,Maker Media高估了市场需求,做这块想赚钱还要靠儿童教育。

  在接受TechCrunch采访的时候,多尔蒂表示,自己仍在拼命尝试各种方法,以求公司起死回生。

  比如,把《MAKE:》杂志变成数字版继续出版;将Maker Faire以品牌授权形式交由第三方组织公司,将相关活动继续进行下去。

  现在, Maker Media还没有宣布破产,旗下网站仍然可以访问。多尔蒂的希望,将取决于公司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在未来几周的谈判结果。

  《MAKE:》杂志的公司名字叫做Maker Media,由戴尔·多尔蒂在2005年创建。最开始,它只是一家媒体公司,杂志报道机器人、电子、计算机、金属和木工相关的制作技巧,可以让读者用廉价的材料制作出各种创意发明作品。

  创办一年后,Maker Media开始举办著名创客活动Maker Faire。第一场活动在加州圣马特奥举办,整个展会占地超过20000平方米,超过100家参展商,另外还有相关的讨论会、demo演示和DIY竞赛,成为一时盛事。

  很快,Maker Faire成了《MAKE:》杂志的标志性活动,随后的两三年,不仅在圣马特奥,Maker Faire也走向了奥斯汀、湾区、底特律、纽约等美国各个城市,在美国掀起了一阵创客热潮。

  同时,《MAKE:》杂志本身也在不断的发展,2012年1月的杂志上还迎来了首位女性封面人物:刚刚博士毕业的Carol Reiley,凭借自己参与研发的机器人登上封面。当然后来的故事为更多人所知了,她成为了Drive.ai的创始人之一,还日常和吴恩达秀恩爱&秀娃。

  到了2013年,Maker Faire已经火遍全球,当年就举办了100场,除了美国之外,还覆盖了中国、日本、以色列、澳大利亚、西班牙、英国、意大利、爱尔兰、苏格兰、智利、法国、挪威、加拿大、德国荷兰等全世界多个国家。

  2015 年,Maker Media开始拓展在线业务,推出了社交网站 MakerSpace。并在几个月后完成了A轮融资,又募集500万美元资金。

  这一年,Maker Faire在深圳的会场还成为了双创周的重要活动之一,吸引了深圳乃至全球的各大科技公司,总共参会人数达到了19万人次,甚至因为人多担心中暑还临时加了几百台风扇。

  然而,好景不长,就在拿到这笔融资半年之后,2016年初,Maker Media和当时的雅虎、Twitter等公司一样,进行了一次裁员。

  不过,裁员的影响并不猛烈,第二年,Maker Faire活动的场次有增无减,全球总共举办了超过240场Maker Faire。

  虽然现在,这一切已经成为泡影,但《MAKE:》和Maker Faire和还是给全球创造者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和回忆。

  Maker Faire非常好,无论发生了什么,成千上万的人因为《MAKE:》和Maker Faire发现了他们内心的创造力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也有人回忆起了曾经参加Maker Faire的经历,妻子曾在当地的Maker Faire上展示制作袜子的手摇编织机,还把这些制作袜子的机器,从古董到现代设备装满了一整个房间。

  也有去年才入坑Maker Faire的人,回忆起自己体验T恤热压印染、观看战斗机器人、了解3D摄影、围观cosplay的经历。

  纵然,Maker Media不是一家成功的商业公司,不能给投资者带来可观的收入。但它的存在,塑造了创客文化,在全球范围内,足足影响了一代人。

  现实固然残酷,但它带来的创客精神,也必然会一如既往,成为推动创新迸发的内在力量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