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ynttk.com

教育的真正目的是什么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教育,教化培育,以现有的经验、学识推敲于人,为其解释各种现象、问题或行为,其根本是以人的一种相对成熟或理性的思维来认知对待,让事物得以接近其最根本的存在,人在其中,慢慢的对一种事物由感官触摸而到以认知理解的状态,并形成一种相对完善或理性的自我意识思维...但同时,人有着自我意识上的思维,又有着其自我的感官维度,所以,任何教育性的意识思维都未必能够绝对正确,而应该感性式的理解其思维的方向,只要他不偏差事物的内在;教育又是一种思维的传授,而人因为其自身的意识形态,又有着另样的思维走势,所以,教育当以最客观、最公正的意识思维教化于人,如此,人的思维才不至于过于偏差,并因思维的丰富而逐渐成熟、理性,并由此,走向最理性的自我和拥有最正确的思维认知,或许,这就是教育的根本所在。

  编辑手记:前几日在搜狐文教频道发了两篇文章《这就是梦寐以求的大学吗?--我为什么逃离大学?》和《都是学习至上害了我——现代版方仲永的来信》,当时在网友中引起了热烈的讨论。一日和朋友坐在一起聊天,说起中国现行教育的话题。我将这些文章说与他们,没想到受过高等教育的这帮年轻人竟都感觉自己是现代方仲永。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有人说,就是要塑造一批真正会读书写字的人;有人说,教育是要发觉人的潜力,塑造有创造力和思想的人;有人说,教育是要培养人性中善的一面,完善人性。…… 今天网友魏雄文在这里发表他对教育的一些看法,期望各路网友都能参与到我们的讨论中。》我要发言 也谈教育与自由 中国古有的传统,教育的目的不外两种,一是叫人懂得规矩礼教,二是叫人走上“光明”的前途(古代的前途通常就是仕途)。结果都只有一个,即抹杀人的“自由性”。 对于教育的革命,中国的近代也曾经很是热闹了一番,不过革命归革命,我们的革命家也提不出更高明的方法,只能说,祖宗留下来的东东,总有好的,这叫“去其糟粕取其精华”,所以这教育嘛仿佛是没什么大的改变。除了教育的范围扩大了(即男女都有受教育的权利)外,不过还是穿着新衣裳的“八股”,当然和以前的“旧八股”相比,变得更专业更有现代感一些,算是”新八股“。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。我们看到,一个个人都是前赴后继地沿着前人的道路往前冲,也不管还有没有别的“道”。 没有思想更新的教育是可悲的。 我有一个朋友很容易激动,他常怒气冲冲地冲我说:“教育,不过是一次一次地扼杀孩子自由的天性。” 他的话自然有些偏激,但试看现今的教育,又是怎样一番确实的情景呢? 我们看到一大群的孩子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里,老师则一遍一遍地告诫他们应该听话,应该怎样做才合乎规矩,应该怎样做才是好孩子,应该怎样才是有前途有出息(自然是只有考上大学这一座独木桥啦)。凡是有稍越雷池的,便是不听话的没有出息的孩子。这样子教出来的是怎样的一群孩子呢?全都听话,全都循规蹈矩,如出一辙,毫无个性,没有创造性,没有色彩。想想真可怕,假使全世界都是一样脸孔的话。 父母或老师总是按照自已的愿望去安排孩子的生活道路,按自已的方式去塑造孩子的形象和品行,几乎全天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已能教出一个又听话又懂事的孩子。他们往往认为,一个听话的孩子必定是一个懂事的孩子,自然也就是有前途的孩子。如果有人称赞他的孩子很听话又懂事,在他们看来,这实在是一件最有荣耀的事。 于是,父母和老师从小开始就对孩子淳淳教导,告诉孩子做一个又听话、又懂事、而且能挤上独木桥的人是多么重要的事。倘使他们看到孩子正朝自已预想的方向发展,他们便喜上眉梢;若是发现孩子稍有不听话的异样,便觉得是一种危险,仿佛一个个面临世界末日一般,千方百计甚至不惜实施“棍棒”教育来扭转孩子“自由的错误”。他们总是认为,自由和坏那绝对是一回事,毫无区别,自由往往意味着孩子的背叛,那是绝不能容忍的。 父母和老师永未想到,热爱自由原是人的天性,强行地压制,朔造的不过是一群毫无特色的玩偶,这非但是孩子的悲剧,也是父母和老师的悲哀。 我以为,教育只是引导,培育的作用。正如我们疏通河道,只是为了让河水不致泛滥;我们稍加施肥和浇水,只是为了让花儿在自然中更美丽地绽放。 我们仅仅教育孩子本质的善良和做人的道理,至于人生的道路何其宽广,我们必须让孩子们自由地选择自已人生的方向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